杂食动物
啥都吃
吃cp随心情

【双玄】世人都晓神仙好


世人都晓神仙好

本人双玄的垂死挣扎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明仪是个不爱在人间走动的神官。


但凡事都有例外。


比如说这一次,就是师青玄拉他下人间来玩的。但是他们却没有一起下来。
师青玄在临走前突然一拍扇子道:“哎呀!忘带功德了!明兄你先走,待会我下去找你啊!”

明仪道:“嗯。”
所以供职于上天庭的地师明仪大人正在人间的大街上游手好闲。
前方的街道上一阵骚动,明仪远远就瞧见了几个市井混混拦住了一名女子。
女子身姿曼妙,身着一袭白衣,以袖掩面,似有哭泣之声,周围围着的市井们讪笑道:“……别哭哇小娘子,陪我们几位爷玩玩又如何啊?又不会亏待了你。”
周围围观的人很多,可没一个上去阻止的。
明仪不是个爱管闲事的神官。

但凡事总有例外。

比如说这一次,明仪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护住那女子,冷然道:“请滚。”
女子的啜泣声仍在,周围的人指指点点。
市井混混们最擅长的就是审时度势,见来者是位衣着低调奢华,面容冷峻强硬,一看就惹不起但躲得起的公子哥,便迅速做出决定:“公子哇,对不住,我们错了哈哈哈哈!兄弟们!咱们走!”
围观的朋友们纷纷拍手称快。
女子止住哭泣声,道:“多谢这位公子侠肝义胆。”
明仪道:“姑娘无事就好。”
女子道:“我没事,我好的很哈哈哈。敢问公子贵姓?小女子无以为报,若公子不嫌弃,小女子愿以身相许……”
明仪拉过她的手,转身就走:“免贵姓明。不嫌弃,走。”


迅速脱了身,周围的人都散了,他俩绕进一个暗街里,明仪道:“快变回你的男相来,不然不和你一起走了。”
女子乐道:“怎么?明兄,刚刚还那么着急担心我呢?”
师青玄回了男相,手摇着风师扇,笑道:“今天是元宵呢,人间有好多好玩的,晚上我们要放花灯,吃汤圆,猜灯谜,看灯会……嗨呀!记得陪我买胭脂水粉啊!”
明仪走在前面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他听着,道:“好。”
师青玄边走边道:“嘿嘿,明兄,刚刚是不是真的被吓到了啊??本风师送你一次欠我人情的机会了!好好记着啊,我的人情是很难得的。”
明仪手里全是汗,他道:“好,那我收下了,不要想抵赖。”


华灯初上,万家灯火。


师青玄带着明仪去放河灯,河水摇开了桨声灯影,灯火亮如昼,天气尚冷,烟笼寒水。
师青玄一边点着花灯一边道:“之前总是我的信徒给我点花灯,我还很少有机会放河灯呢。”
“我想先给我哥点一盏,唉虽然他有那么多盏也无所谓多一盏啦…再给明兄点一盏,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呢!不点一盏怎么行……”
明仪站在桥上听着师青玄絮絮叨叨地讲,沉默地看着他点花灯。
天上的星子闪烁,河边的灯花点点,师青玄蹲在河堤旁小心翼翼地放灯花,眼中的神采仿佛比灯火还要亮三分。


师青玄继续道:“我小时候,我哥也常常会带我来玩,后来我长大了,他飞升了,我们两个就很少一起放过花灯了……”


他转过头来,问道:“唉,明兄,你有没有与家中亲姊一起放过花灯啊?今天不给家里人放一盏吗?这里的花灯很灵验的,我当年就是放了许愿我哥飞升的花灯,我哥就飞升了…”
明仪道:“有过,以前和妹妹在一起放过花灯。”
师青玄笑道:“原来明兄有个妹妹啊!那她当明兄的妹妹,一定很幸福吧!肯定是个美人。”
明仪眼中的光芒散去,道:“也许吧。”


明仪想起很多很多年前,也是这样的一个寒夜里,灯亮如昼,人声鼎沸,妹妹捧着花灯,许着和师青玄一样的愿望,明仪也是在岸上看着她。待到晚间时,明仪给她披上披风,买好糖人和纸金鱼,抱她回家,哄她入睡。
只是现在呢?连妹妹的面容也模糊不清了。


只有冷如冰的陶罐和骨灰还能提醒明仪,提醒贺玄:


不能忘记。




人潮暗涌着,师青玄挑完了胭脂水粉,又急急忙忙地拉着明仪往戏台那边赶,呵气出的烟雾一阵阵,远处的锣鼓喧天。
师青玄好容易找到了两个座位,明仪和他看了一会,前面的小孩子一直吵吵嚷嚷的。
“我要成仙!我要当神仙!”
师青玄忍俊不禁,明仪哑然失笑,师青玄上前问那孩子道:“你怎么想成仙呢?”
那孩童道:“当神仙好啊!多快活自在!”
师青玄反问他:“你想当什么神仙啊?你没当过神仙,怎晓得当神仙快活自在啊?”
孩童虎头虎脑的,手一指台上的演的水师:“我想当那个神仙!…最霸道的那个!”眼睛滴溜溜一转,“…这世上的人都知道神仙好啊!莫非你不知道?”
师青玄头皮发麻,假笑道:“哦…哦,他呀!水师大人啊,他不错的!你很有想法!”


那孩子又道:“不过这戏班子搞错了吧,我娘说风师大人是男子,他们怎地挑了个姐姐来演哇?”
师青玄道:“不错,你很有眼光!我看你很有成仙的潜质!哈哈哈哈!”他用胳膊顶顶明仪,道:“明兄,我们走吧。”
明仪觉得好笑,眉眼也带了柔色,看的师青玄一怔,道:“是,很晚了,该回去了。”



……



鸦羽覆在撕裂的风师扇和水师扇上,祭坛上齐齐整整地摆着四个陶罐。
师青玄眼睛紧盯着虚无的黑暗,贺玄匿在黑暗里,师青玄看不清那黑暗,阖上眼,师青玄便能想起他与明仪相处的那段岁月。


堪称温柔。


师青玄猜不透,也想不通,他嗫嚅着:“明兄…明兄。”


贺玄看着师青玄的双眸,死水沉沉再无昔日之神采,贺玄也常常会想起那段时光,想起自己看见师青玄扮女相被市井混混们拦道时,自己内心的恐惧,浸满汗的手,想起多年前相似的一幕,妹妹,未婚妻,一个个的离去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
怪谁呢?


贺玄冷道:“你叫错人了。”


师青玄道:“地师明仪,黑水玄鬼,贺玄……究竟哪一个才是你呢?”


贺玄道:“当初你欠我一个人情,风师大人的人情可是很难得的,用你哥哥的命抵了。”


师青玄垂下头,脸上的神情也湮没在阴影中了,他道:“我想死。”


师青玄想到了那天灯会的孩子说的话:“…世界的人都晓得神仙快活自在,莫非你不知道?”


贺玄道:“你想的到美。”

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平安喜乐谁见了?



–fin

评论(3)
热度(77)

© 折柳为美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